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第一站长论坛

搜索
第一站长论坛 首页 休闲 查看内容

与虎对峙

2020-3-29 15:14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98| 评论: 0

摘要:   国庆长假,余彪没有回家,而是坐车去了省城。高中同窗刘震才前几天说他发现了一个秘密,保证能让余彪和他在一起开开心心地旅游一回,甚至可以分文不花。    等余彪兴致盎然地赶到省城,刘震才把秘密偷偷地告诉了他。原来,互联网上有免费旅游的指导地图。所谓免费,其实是找小路进景区,逃掉价格日渐上涨的景区门票。地图上,赫然列着省城附近的青峰岭。    青峰岭据称有宋代皇帝赵匡胤的墓地。此山海拔高逾两千米,绿

  国庆长假,余彪没有回家,而是坐车去了省城。高中同窗刘震才前几天说他发现了一个秘密,保证能让余彪和他在一起开开心心地旅游一回,甚至可以分文不花。
  
  等余彪兴致盎然地赶到省城,刘震才把秘密偷偷地告诉了他。原来,互联网上有免费旅游的指导地图。所谓免费,其实是找小路进景区,逃掉价格日渐上涨的景区门票。地图上,赫然列着省城附近的青峰岭。
  
  青峰岭据称有宋代皇帝赵匡胤的墓地。此山海拔高逾两千米,绿树合绕,碧水潺潺。有宋人苏东坡题字的寒壁,更有白马洞天之奇景。这些,早为学历史的余彪和刘震才所知。
  
  按照地图所指示的路径,第二天天一亮,俩人坐车赶往青峰岭。下了车,俩人绕道山后,想按照地图所示的前人采药小径攀上山峰进景区。
  
  到了地图所示的地区一看,俩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。这里,与地图所绘虽不能说是大相径庭,可也是有差距的。那条所谓的采药小径荆棘丛生,带着细刺的,生着奇特茸毛的植被到处都是。余彪试着向上走了一段,发现要想顺利到达图中所绘的目的地,实在困难。这时刘震才说话了:“想不花钱玩,就别怕困难。有人能绘这图,说明肯定他上去过。”余彪听了这话,觉得很有道理,他不禁热血沸腾,也顾不上心虚,一步步地向上攀去。
  
  这一爬,足足爬了两个多钟头,山中的浓雾早已浸湿了他们的衣服,而那些齐人高的植被,也割破了他们的衣服。余彪看了一眼身后的刘震才,叹道:“这什么时候才气到达目的地啊?”
  
  刘震才也停了脚步,仔细地听了听,笑道:“你听,有溪水声。图中不是说到了小溪,跳下小径就到吗?”
  
  余彪将信将疑地看了看刘震才,又气喘吁吁地向前攀去。路越来越窄了,原先还能容身的小径,现在简直变成了钢丝绳。等余彪发现不妙时,他已爬过一大段路了。刘震才发现他停了下来,也驻足回望。俩人吃惊地发现,原本看起来并不很高的山,现在回望,竟是无比陡峭。如果不向前行,下山也变得凶险莫测了。俩人正想着,刘震才脚下一滑,一颗并不太大的圆石骨碌碌地滚下山去,发出“嗵”的一声空响。紧接着,山中竟有了回音。
  
  余彪和刘震才再次对望,此时,俩人脸色都开始变白了。“走,继续走!”这回是余彪打气了。前方,已到了丛林地带,碗口粗细的松树顺着山势生长着,细细的松针被俩人踩在脚下,软软的。俩人的情绪稍稍安定了些。走出丛林,刘震才看了看手机,此时竟已是午后12点半了。也就是说,俩人在这一段路上花掉了整整四个小时,而那条溪流,仍不见踪影。
  
  “可能是天太干了,溪流早已断流了吧?”余彪已十分不耐烦了。“怎么可能,刚才还听到清晰的流水声啊。”刘震才答道,“要不,出了丛林咱们分头找找。有了消息,立即手机联系!”
  
  俩人终于在午后的两点半走出了丛林,前方,竟然真的出现了两条岔道。刘震才拿出随身带来的馒头,俩人各自吃了几个馒头,分开行动了。余彪走的是左侧的那条山路;而刘震才走的是右边。这时刘震才已动了一点脑筋。右边的路是石头垒起来的,极有可能是景区布置的。事实上,他恰恰弄错了,那条石头垒起来的路,是以前伐木工人为了运送木材而砌就的。后来景区禁止伐木,这条道早就废了。
  
  等余彪找到那条溪涧时,自然是喜出望外。此时,他浑身上下早已被刺划破了,他先走到溪边捧起水洗了一下。流血的伤口经凉水一浸,立即刀割一样地疼痛。接着,他发现自己的裤子也裂了条大口子,白白的能看到大腿根。余彪羞得满脸通红,他四处看了一下,找来几根松针,一一缝在裂口处,这才感觉好受了些。
  
  此时,一缕阳光照射过来,余彪猛然发现,太阳快要下山了,得赶紧联系刘震才。他刚拿起电话,手机却先响了起来。“不好了,余彪,快想办法救我。我,我跳进了动物园的笼子里了。”余彪一听,顿时慌了手脚,图在刘震才手里,而他对此处的地形是一点也不熟。余彪快步地跳下山涧,一边对着手机吼道:“别急别急,我马上去园区管理处找人。”
  
  刘震才也找到了山涧,不过,余彪找到的是上游,而他找到的是下游。早已迫不及待的刘震才决定先跳下去看看,然后再打电话给余彪。他瞅准了一个道路边的小罅口,看清了下面是一块平地,高也不过两米。刘震才纵身跳了下去。
  
  刘震才万没想到的是,他穿的运动鞋到此时鞋底还是潮湿的。加上山势又陡,他这一跳,竟顺着那块平地向下滑去。地上连根树枝也没有,刘震才根本停不下来,他一眼瞥见前方好像有一座红色的房子,心中一喜,用右手在地上撑了一下,整个人砰地掉在了屋顶的红瓦上,又破瓦而入,落在一个大大的铁笼内。
  
  刘震才只向铁笼内看了一眼,就差点晕了过去。笼子里,竟睡着一只吊额金睛的大虎。虎在笼子里面一角睡得正酣,刘震才落下时,发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也没弄醒它。刘震才打量着铁笼,这铁笼高逾两米,只有顶部是敞着的。粗粗的铁栅栏上,倒是有一道门,可惜上了把大锁。如果要爬出去,万一弄醒了这只大虎,可就一命呜呼了。刘震才先是吓得一动不动,不知过了多久,他才大着胆子,给余彪打了电话。其实他情急之下,也想不到报警。
  
  要想逃生,只有等余彪找到人来,或是动物园饲养员来喂虎。固然,这一切必须发生在老虎醒来之前。等来救兵,不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,也许等到那一刻,自己早已葬身虎腹了。必须自己想出法来。
  
  刘震才再一次打量这个铁虎笼,里面宽不过三个平方,老虎的身侧有一个大大的石槽具,应该有一米多长。如果能将这个石槽具移到身边竖起来,自己委身石槽具内侧,应该能坚持到救兵赶到。可石槽具重量肯定不轻,自己能不能搬动是一个问题。再者,万一惊醒了老虎,那可真是自讨苦吃了。
  
  刘震才犹豫着,一遍一遍地给余彪发短信:“你来了吗?找到人了吗?求求你,快一点。我要是死了,做鬼也不会饶过你!”发着发着,手机没电了。外面的光线也渐渐地暗了下来,难道天就要黑了?
  
  刘震才决定不再等下去了。他蹑手蹑脚地向前走了两步,老虎还睡在那里一动不动,刘震才的胆子大了些,他又走了两步,可以够到老虎身侧的石槽具了,他弓着腰,两只手尽量向前伸,屁股却撅得老高,仿佛是一只大虾米似的。石槽具被他拖动了一点,又拖动了一点。刘震才额上的汗一下子渗了出来。这东西,简直太沉了,根本不像刘震才料想的那样,能够拖离地面。
  
  石槽具在水泥地上拖动时,发出一阵阵惊心的摩擦音。眼看石槽具一点一点地离开老虎睡的地方,移到刘震才这一边的时候,老虎突然被惊醒了。它先是发出一声低沉的啸声,接着前脚伏地,后脚撑地,背还是弯在那里。老虎抖了抖身上的黄毛,眼睛瞪得圆圆的,突然向三魂吓掉两魄的刘震才扫视过来,紧接着,它站起身来。
  
  刘震才反倒镇定下来。他知道,自己越是恐惧,间隔死亡就是越近。他索性不去管老虎,费尽最后一丝气力,将石槽具移到了身边,可想要立起它,已是根本不可能了。
  
  就在刘震才一拉一移之时,老虎前脚一低,一个纵身向刘震才猛奔过来。刘震才下意识地一低头,老虎从他的头顶跃了过去。没等到刘震才喘息,老虎又是一个回旋,挟着一阵腥风再次扑向刘震才。刘震才此时还没来得及转身,老虎已紧紧地咬住了他的后脖颈。
  
  一阵巨痛袭来,刘震才双手死死地扣住石槽具凹处的两侧,整个人拼命般地想置身于内。他知道,只要自己能坚持不被老虎叼起,保住这条命还是有可能的。
  
  老虎仿佛也不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会有如此之大的气力,它的身体被刘震才带动了,爪子却摁在了刘震才的后背之上。
  
  老虎似乎是在玩一个游戏,它想把刘震才用嘴衔起。它试了一次,刘震才全身都用上了力气,它竟没能拉动。接着,老虎又试了一次,这一回,刘震才已将两只脚蜷了起来,硬塞进了石槽具的内侧。老虎再一次被刘震才拉动了几步。
  
  双方就这样僵持住了。
  
  此时的刘震才已没有多少知觉了,下意识里他只知道,如果能不被老虎叼起,他就算捡了一条命了。这中间,老虎还松动了自己的牙齿,因为它在几近黑暗中发现了从刘震才怀里滚出来的馒头。老虎用鼻子嗅了嗅,丝毫没有半点兴趣。它再次咬住了刘震才的脖子。
  
  此时的余彪已找到了景区管理处,本日本是国庆的第一天,可园区竟没有迎来游客,负责人早已离开了,只剩下一位负责保洁的老大爷和一位中年人在园区里,俩人正在一边喝酒,一边骂那些不懂得游山玩水的游客们。当浑身被划伤的余彪突然神人一般出现在俩人面前时,俩人差点没惊吓掉眼珠。得知余彪是从后山进入园区的,那中年人又开骂了:“我说你们这些东西,想省钱也不是这种省法嘛!小心掉下去摔死你们。”
  
  等余彪语无伦次地说他的同伴掉进了虎笼时,那中年人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他就是动物园的饲养员,一直到现在,他光顾着喝酒,却没有想到老虎没进食。
  
  饲养员和余彪两人风风火火地赶到老虎笼时,在矿灯的照射下,那只老虎还伏在刘震才的身上。老虎不动,刘震才也不动。那中年人酒早已吓醒了,他抖抖索索地拿出开笼钥匙,却又不敢开门,生怕老虎溜了出去,那可真是一桩不得了的大事了。
  
  余彪一把抢过钥匙,疯了般地打开了门,他也顾不上许多,立即抱住老虎的后腿向外拉。饲养员也顾不上害怕,也进了铁笼,帮着余彪奋力拉着老虎的腿。
  
  老虎终于松了口,发出一声大吼,接着一个转身,眼睛幽幽地看着余彪他们两个人。所幸的是,那个保洁员很快也赶来了,带来了老虎所吃的食物。老虎立即舍了人,走向了那堆排骨。
  
  刘震才被送去医院急救,而余彪却被闻讯赶来的景区负责人留下谈话,他们已打听了这两人的身份,并与双方学校取得了联系。“你是一个贫困生,你们抄小路进入景区我们也不加追究了。只要你能守口如瓶,把老虎伤人这事不要外传,我们可以全额包下那个同学的医药费,另外还送给你们一笔钱,让你们顺利地完成学业。”
  
  余彪沉默了,景区负责人说得不错,他和刘震才都是贫困地区出身的农村人,钱,对他们而言无比重要。只是,以守住本日发生的事情为代价,来换取金钱,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。
  
  “我不会答应你,一切都得等我的同学诊治结果出来再说吧!”余彪淡淡地答道。
  
  四天后,刘震才终于从死神的手中捡回了一条命。身体仍十分孱弱的刘震才听完余彪的话,点了点头道:“你做得对,一个玩忽职守的景区,无论是不是从大门进入,都不是安全的。为了钱,我们不能让其他游客以身犯险。”
  
  国庆的最后一天假期,余彪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他把这个长假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事原原本本说了出来。明天,他就能到学校去上学了,而刘震才,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气彻底康复。这个假期,对他来说真的是刻骨铭心。所幸的是,情知理亏的景区管理处最后承担了刘震才全部药费。  

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赏金杀手下一篇:蒙面侠医

最新评论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第一站长论坛 ( 闽ICP备16019670号-2 )

GMT+8, 2020-5-28 21:00 , Processed in 0.152111 second(s), 111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 & Style Design

返回顶部